现货黄金平台

贵金属投资平台,贵金属投资平台哪家好

[置顶] 现货交易平台,现货交易平台排名,现货交易平台哪里好

[置顶] 个人贷款平台,个人贷款平台排名,个人贷款平台哪家好

[置顶] 商务英语培训,商务英语培训机构,商务英语培训哪里好

[置顶] 现货黄金,现货黄金排名,现货黄金哪家好

[置顶] 软件开发培训,软件开发培训机构,软件开发培训哪家好

[置顶] 小额贷款公司,小额贷款公司排名,小额贷款公司哪家好

[置顶] 现货黄金平台,现货黄金平台排名,现货黄金平台哪家好

[置顶] 现货黄金平台,现货黄金平台排名,现货黄金平台哪家好

[置顶] 现货黄金平台,现货黄金平台排名,现货黄金平台哪家好

✿有没有人说你变了?

人流注意事项

 

人流注意事项

作者:yangmei 发布:2016-2-21 分类:搭配种类 阅读:108 次 0条评论

   手术概况

爱情子母诗

   爱情子母诗
  
  彩虹醉情缘舒星
  
  情深深,
  
  意绵绵,
  
  《爱的表白》润心房。
  
  天地有情圆君梦,
  
  四九五九岁同年。
  
  爱在人间
  
  彩虹醉情缘。
  
  2016年3月12日北京舒星
  
  爱的表白舒星
  
  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每个人也都有被爱的权利,但是,爱也艰难。现在,我只有鼓起勇气,抓住那,哪怕你能够给我亿万分之一的机会,向你表白我对你真心诚意的爱。
  
  如果你是广寒宫里的仙女,我愿意变成那只小白兔,跑到你的身旁,为你抚平心灵的创伤,抚平你心灵的孤独,带给你幸福,带给你欢乐。
  
  如果你是一棵大树,我愿化作你的一片绿叶,为你装点你的美丽的容颜。等我死后,我愿意落在你的脚下,化作粪土,为你增添你来年重生的营养。
  
  如果你是大海,我愿化作一块岩石,代代守候在你的面前,为你坚守那份执着,那份深沉,那份永恒的宽广。
  
  如果你是蓝天,我愿化作一朵云霞,紧紧的依偎着你的自由、平静、与博大。
  
  如果你是高山,我愿化作一只小鸟,躺在你的怀里,叽叽喳喳的鸣叫着,为你献上一首欢快幸福的歌谣。
  
  帅帅,我的大美女,大才女。自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已无处可逃,因为我已被你征服了,我的心已被你美丽的容颜征服了,我已拜倒在了你的石榴裙下。
  
  如果说,我寂寞的心愿意为她---我所爱的人,永远守候的话。那个人就是你,我的帅帅。
  
  如果说,我瘦弱孤单的身影,愿意为她---我所爱的人,在黄昏的柳荫下再等候一千年、一万年的话,我的帅帅,那个人就是你。
  
  我的帅帅,自从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我的。他们谁也抢不去,谁也夺不走,---从我的心里。
  
  也许年华总有逝去的时候,也许美丽的容颜也总有衰老的时候,但是,我的帅帅,我的大美女,我愿意把你放在我的心里,让你的美丽化作永恒,化作那不朽的传奇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我的帅帅,我不是在望什么天涯路,我是在望你呢。
  
  我的美人,如果得不到你的话,我愿意再等你一千年。你要说;如果等一千年也得不到我的话,你该怎么办?我说;那我就再等你一万年。你要说;如果你再等我一万年也得不到我的话,你该怎么办?我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我就等到它---海枯石烂,地老天荒。可是,我的帅帅,你怎么可能让我等你那么长的时间呢,你让我再等你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疼我吗?我已经找你找了二十多年,终于好不容易才找到你。
  
  并不是只有蜜蜂在花丛中飞舞,然而,只有蜜蜂把花粉酿成了蜂蜜。
  
  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你的美丽。然而,也许只有我的心才被你的美融化,化作了灵感,化作了一首首诗篇,化作了一汪不朽的爱的泉源。
  
  我不祈求富贵名权,金银万贯。我只祈求,有一天,能拉着你的手,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看朝霞晚霞,和你一起到大山里去看那山花的烂漫,一起到小河边看那游动的鱼虾。
  
  我不祈求,长命百岁,永生不老。我只祈求,能有那么一天,我能拉着你的手,在那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注视着你明亮的双眸,深情地对你说;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开一扇晴窗,守一缕花香

 烟花三月,不觉又是陌上春归时。站在季节的转角,迎面吹来的是柔柔的柳风。看江南,处处都是春风吹拂、满园春。这一季,我的心,滑过冬的水湄,滑过春的花枝,静静地与温暖相遇。

与你相约,是一种禅意

   与你相约,是一种清浅的禅意,而我,便在红尘最深处的禅意里,等你--题辞.微尘陌上
  
  窗外,细雨的绵柔音律,偶尔听听,是清宁的,洒落在我的庭院,也肥了那株茶树的花枝。
  
  想来,流年暗换,三月已不是那段枯瘦的光阴。旧年的那首《葬花吟》,只剩短歌余韵,如一阕殇词,清浅地沉落,忧伤而不失风雅。
  
  与你相约,等待一场即将到来的花期,于我,是一个小小的欢喜,因为,我偶尔地想你,是一种忧伤的美丽!
  
  春雨,滴落的不仅是水滴,还有旧年那一朵茶花的香韵;雨里,放眼循着美人香草的小径,寻一朵花魂的归期。或许,归期是遥遥无期,而去日却是皁经远去,给人留下或多或少感伤的憾意。是呵,遥望那些旧年里走散的日月,情感总在流放中,流放成一种固执,在每一场花落之后的日子里,等待再一次花开的声音。
  
  如果,可以用一生的打坐,笃定成一种禅意,那么,我深信,一直等下去,等待一个人一场天荒地老的爱情
  
  与你相约,将芳华正好的青春,等待成一个暮年苍苍的老人。晨钟与暮鼓,小楼与长亭,红颜与风情,在写给你的文字里,字字余香,会成为那些岁月里永恒的风景,让我记得。
  
  美人香草,浅窗兰叶,茶花香魂,蓝鸟声声,和着三月的雨声绵柔,是否,你能听见,我的心语依旧一如花开的声音。
  
  与你相约,茶花开时,人已来。
  
  是谁,在一纸浅墨文字里安静等待?是谁,在一路时光里仆仆风尘?又是谁,在一叶轻舟里只影远行?
  
  那个人,是清浅岁月里最沉重的那一滴雨,在记忆的天空,季季滴落,季季来去。我流连在三月的雨季,看见永恒的天空已然由暗灰变作了烟青,看见蛮荒的塬上渐渐滋生出生命嫩绿的芽子,写意成一帘梵净山里早春的风景。一树茶花,朦胧烟雨,借着三月乍暖还寒的春光,我分明看见,晶莹的泪珠两行,悄然跌落,是滑落过岁月绸帕上的清冽水迹。
  
  很多时候,我想,你一如深山里的山茶,你一如幽潭里的素莲,在未至的花期里,幽隐着,而我,便在与你相约的时光里,对生活心怀敬意,--期待,在那一个花期来临的日子,一睹你花开的样子。
  
  如此,我退居于山野小村,营生着一颗素朴的心,在不计时长的小村时光里,热爱着平凡的事情,热爱陌生人家的爽朗笑声,热爱市井人生的无聊嬉戏,也热爱小猫小狗在日头下的慵懒困意,偶尔也吃茶养花,偶尔也读书听雨,沉湎于日月星辰、花草田间、露水晨昏,在低温的日子,不急不缓,深情地活着!
  
  与你,相约,是一种清浅的禅意,因为,想你,是一种忧伤的美丽!
  
  初春的雨,总是会落进心里的某个地方,或者落进某一个不经意间涌动的念里,天青的颜,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就如看见细雨飘零,总会令人无端想起旧年的黄梅子黄梅雨,还有一个遥远北方的你。
  
  来于大千,行于世间,或许,每一个人都会有极致的孤独,每一个人都会有深眷的时刻,都有一个可以唯一与之相约的人,那个人,或许在天边,或许在近前,而那一款独一的深情,却是极致到不悔,就算,真正能陪着自己走完人生的,只有时间最钟情。
  
  世界大无穷,可融芸芸众生,你与我,恰恰都是众生里的两个,就如两枚山茶花,原本该是各自幽香,不近风尘,不染亲疏,但这世界偏是又小如犄墙,在墙影的转角处,那个彷如山茶花开的你,非得让我遇见,从此,有了牵连,与你有关,让我活着的深情,细腻而丰盈。
  
  你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呀?在即将来临的花期,会像一朵艳丽的山茶,繁丽的盛开在我写给你的那一纸文字幽角,在三月的时光里,繁荣我的那些没有藩篱遮拦的往事茶园,在第一朵茶花绽开的时候,与你温上一壶梵净山新出的绿茶,游历在武陵正源海拔高度1000米处的茶树茶花茶叶的每一寸清幽世界,惬意时弹笑,寄情江湖,悲凉时潸泪,快意人生,一如季节更替,枯荣自觉。
  
  我想念你,在春茶采收的季节,是如此深情的;我想念你,在那一朵茶花飘香的日子,是如此忧伤的;我想念你,在梵净山悠悠的梵唱里,是如此清浅的。
  
  与你相约,是一种清浅的禅意,而我,便在红尘最深处的禅意里,等你!
  
  时间如来,不期而至,世界如是,相见恨晚,若能守得一隅清明,只许你与我共度,做梵净山里的飞鸟相与还,朝花夕拾,煮茶焚香,杖藜执酒,白马轻舟,君可愿?
  

一个让人泪奔的真实故事

 

一个让人泪奔的真实故事

  

  (一)
  
  从湖南安化县高明村到安化县城,然后从安化县城到长沙,再从长沙到大连,将近三千公里的路途,罗瑛坐了两天一夜的车。本来,大连方面让她坐飞机,可是一听价钱,她觉得还是能省就省吧。沿着儿子韩湘上学的路,最远只去过镇上集市的罗大妈东问西打听,总算上对了车。
  
  坐在座位上,汗还没擦干,罗瑛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不出来不知道,世界这么大。她的湘儿从那个穷乡僻壤走出去,真是太不容易了。
  
  两年前,乡亲们在村口敲锣打鼓地给湘儿送行,嘱咐他:“好好读书,将来接你妈去城里享福。你妈一个人把你拉扯大,不容易。”
  
  两年后,乡亲们在村口含着眼泪给罗瑛送行,告诉她:“一定不能放过那个撞人的司机,他把你们这个家都给毁了!”
  
  乡亲和亲戚有要陪罗瑛去大连的,可是,她想了半天,还是拒绝了。她怕人一多,她的心就乱了。
  
  (二)
  
  到了大连火车站,湘儿的老师、同学,还有公交车集团的领导以及那个肇事司机小傅都来接她。公交车集团和校方都为罗瑛安排了宾馆,可是罗瑛却要求去司机小傅家看看,让其他人先回。
  
  对于罗瑛的要求,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公交车集团领导对小傅说,不管人家怎么闹,你都受着。人家唯一的儿子没了,怎么闹都不为过。
  
  罗瑛去了小傅的家。五十平方公尺不到的房子,住着一家五口—小傅的父母和小傅一家三口,孩子刚上幼儿园。就在小傅的媳妇不知道该跟罗瑛说什么好时,罗瑛说:“你们城里人住的地方也太挤了吧。”
  
  罗瑛的话让小傅媳妇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她藉机诉苦:“从结婚就和老人在一起过。都是普通工人,哪买得起房子?一平方一万多的房价,不吃不喝两辈子也买不起。”
  
  罗瑛惊呆了:“一万一平方,就这跟鸽子笼似的楼房?”
  
  小傅媳妇说:“可不是。小傅一个月工资两千不到,一个月只休三天,没日没夜地跑,跑的公里数多就多赚点,跑的公里数少就少赚点。从当公交车司机那天起,就从来没有睡到自然醒的时候,生生落下一个神经衰弱的毛病。这些年,他也没跟家人过过一个团圆的节日。现在可好,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故…”
  
  小傅媳妇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罗瑛见状,赶紧对小傅媳妇说:“姑娘,大妈想在你们家吃顿饭。”
  
  小傅媳妇赶紧擦干眼泪,忙不迭地让小傅出去买菜。可是,罗瑛坚决不同意,她说:“家里有啥就吃啥。”
  
  吃完饭后,罗瑛要去湘儿的学校看看。从进门到走,关于湘儿的死,罗瑛一个字都没提。
  
  (三)
  
  湘儿的同学领着罗瑛,把湘儿生前上课的教室、睡过的寝室等有过湘儿足迹的地方都走了个遍。校方为罗瑛组织了强大的律师团,主要目标有两个,一是严惩肇事司机,二是最大限度地争取经济赔偿。
  
  罗瑛没见律师团,只是把湘儿的系主任叫了出来,跟他说:“湘儿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还得继续添个麻烦,帮我联系把湘儿的尸体早些火化了。再派一个和湘儿关系最好的同学,领着我和湘儿把大连好玩的、他没去过的地方都转转。其余的事,我自己来解决,不能再给你们学校添麻烦了,也不能再让孩子们为湘儿耽误学习了。”
  
  系主任还想说什么,罗瑛说:“湘儿昨晚托梦给我了,孩子就是这么说的,咱们都听他的吧。”
  
  罗瑛把湘儿的骨灰盒装在背包里,像抱着一个婴儿那样,用一天的时间把滨海路、金石滩和旅顺口都走了一遍。
  
  一天下来,湘儿的同学把眼睛都哭肿了,可是,罗瑛一滴眼泪都没掉。湘儿的同学对她说:“阿姨,你就哭出来吧。”
  
  罗瑛说:“湘儿四岁没了爸爸,从那时开始,我就没在湘儿面前掉过眼泪。孩子看见妈妈哭,那心得多痛……”
  
  (四)
  
  第二天,校方四处找不到罗瑛。原来,她一个人去了公交车集团。对于她的到来,集团做好了各种准备。他们已经将公司按交通伤亡惯例赔偿的钱以及肇事司机个人应赔付的钱装在了信封里。家属能接受就接受,接受不了那就走法律程序。
  
  为了不使气氛太激烈,集团领导没让小傅露面,几个长官带着一个律师来见罗瑛。领导们做好了罗瑛痛不欲生、哭天抢地的准备—从下车到现在,罗瑛表现得过于平静,他们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反正他们人多,每个人说一句好话,也可以抵挡一阵。有些事情,磨,也是一种办法,尤其是这样的恶性事故,就更需要用时间来消解。
  
  罗瑛和公交车集团领导的见面没超过十分钟,掐头去尾,真正的对话不过五分钟。罗瑛说:“我请求你们两件事。第一件,希望你们别处分小傅司机;第二件,小傅司机睡眠不好,你们帮我转告他一个偏方—十粒去核的红枣,拌上盐、油、姜煮熟,早晚热着吃,吃一个月左右,肯定管用。”
  
  集团领导一时反应不过来,罗瑛顿了顿,说:“湘儿给你们添麻烦了。”
  
  罗瑛走了,对集团领导非要塞给她的钱,她怎么也不肯收:“这钱我没法花。把小傅司机的那份儿还给他,其余的你们给司机们吧。城里车水马龙的,行人不容易,开车的也不容易。”
  
  (五)
  
  罗瑛走了,比来时多了一件东西,那就是湘儿的骨灰。她小心地把湘儿抱在怀里,看上去像一尊雕塑。
  
  公交车集团上上下下全震惊了。不久,集团出资,买了整整两卡车的米、面、油向高明村进发。尽管走之前,他们知道那是湖南一个偏远的农村,可是,到了目的地,还是被那真实的贫穷惊呆了—破败的房屋与校舍,孩子们连火腿都没见过;罗瑛家的房屋由几根柱子支着,摇摇欲倒。
  
  罗瑛带着公交车集团的人,挨家挨户送米送面送油。她说:“你们看,我说得没错吧,这些人的心眼儿好着呢。”

​在心灵的窗口,放一朵芬芳的玫瑰

在心灵的窗口,放一朵芬芳的玫瑰

  

  一场秋雨,一场寒。是谁,卷起秋风那无奈的萧瑟?是谁,在落花的泥土里浸染了无限的深情?是谁,点亮秋雨如针如丝的光芒?在秋雨深处,嗅到了寒凉的味道,让感觉缠绕丝丝缕缕秋的絮语。
  
  这一季的秋,只有荒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见芬芳的花朵纷纷扬扬飘落于秋风中,就像指尖里吐露出文字的串串饱含感情的音符,音乐的花朵,曾经那样灿烂,那样动人心魄,那样似小家碧玉的纯净,只是,文海的世界里,融不得我的痴心。
  
  回想春天里的相遇,仿佛美好而忧伤的画面从脑海中悠悠浮现。文字的花朵,轻轻跌落在清澈无暇的小溪的怀抱中,第一次的亲吻,甜甜蜜蜜,纯纯香香,冰冰凉凉中却激荡了花朵的心灵,一阵幸福幽香缠缠绵绵索绕心头。至此一吻,定情一生。
  
  花儿随水流,但见岸边风景如画。迎春花开满了一树又树的田野间,密密匝匝,好不热闹,热爱春天,这大自然的使者,好像让我看到那些爱好山野风光的文人墨客,一遍又遍,一篇篇的吟诵着春天的赞歌,眷恋柔情跌落在曼妙的诗行里。
  
  高高的绿树,紫荆花热情奔放地相拥相簇,那淡淡的紫,融入了浅浅的红,是那样特别,那样令人心醉。落落大方的开着,尽情伸展着腰肢,这春天的公主,是天堂里的天使,来到春暖大地的人间,吐露极尽遥远而温馨的芬芳。好像让我看到那些坐在轮椅上的作家,以他们的生命热爱着文字的净土,用顽强的意志叙写着人生的酸偎依在心灵的窗口,静静地,静静地等待属于我的幸福。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风儿悄悄地刺,波浪悄悄地流,眼泪悄悄地落。乞求上天,给我一段真挚的友情,岁月的沙斗如绵绵细雨般流入生命的底层,越积越厚。时间的尾羽,穿过彩虹般的时光,多少风吹雨,多少情感纠葛,多少个悲伤欢乐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时光隧道,那样的漫长,那样的诡异,那样的清晰与模糊,交织着,过往,现在,未来。泪花闪闪,幼年的无知,把我美好的空白带走。童年快乐安然,埋藏在记忆深处,在心中某个角落,留下花一样绚烂的一笔;青年时泪雨交织的夜晚,在荷塘深处月光下静静流淌,倒映在水里,如水中捞月,始终得不到完整的结局。
  
  某个路口,交叉的汇点,与你相遇在转角。你的眼眸,你的长发,你的白衣飘飘的连衣裙,你嘴角边的黑痣,伴随着你的笑微微上扬。惊鸿一瞥,发现彼此的眼睛里有种惺惺相惜的缘,一样闪耀的眼睛,一样浓烈的眼神,一样淡然的微笑。注定,在青涩的青春年华里,如阳光遇见了花儿。你那灿烂的笑容,使我心花怒放;如清风遇见了荷叶;你清爽的性格使心中田田的莲叶摇曳生姿,如细雨遇见了枯池;你温润的关爱使我暗淡的心得到滋润。
  
  笑,一个多么容易的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笑。过目难忘千人笑。母亲慈爱的笑,如阳光照耀着寒冷的心房;朋友友好的笑,如闪烁的银铃,仿佛夏季的鸟儿欢乐的歌声;情人关爱的笑,如天上一弯晶莹剔透的明月。抬头,你也会跟着幸福的笑起来。陌生人善意的笑,如轻风拂面的惬意,回眸相视,也会回应一个甜美的笑容;敌人虚伪的笑,如毒蛇的汁液,吞噬你原来快乐的心情
    哭,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哭。过目难忘千人哭。母亲看见你为情所困日渐憔悴的面容,她的泪,顺着布满皱纹的眼角,滴在你的手上,你的心会很痛很痛;情人为你困顿多日的心事,落下感同身受的泪水,你突然有了一种找到了终身依靠的感觉;朋友听你诉说苦闷心情时落下同情的泪,突然有一种一生一世注定她就是你最可相信的人的感觉;你受重伤时,陌生人被你的事迹感动的泪,你会觉得他很善良很善良。
  
  心中千百种情感,半生千百种经历。往事历历在目,每张脸庞都有各自独特的回忆:欢喜的,忧伤的,焦虑的,兴奋的,同情的,悲悯的,可爱的,可恨的,可悲的,可喜的,种种喜怒哀乐,便是那人生四季的风景。春天,我们留恋姹紫千红、绿草青青的生机盎然;夏天,我们迷醉于果实累累、活生香的清爽滋味;秋天,我们钟爱于枫叶飘飘、色彩斑斓的多愁善感;冬天,我们欣赏白雪纷飞、飘雪点点的“梨花”绽放!有美的,也有丑的,有喜的,也有悲的,可是人生啊,总不能把悲伤当作一生的主色调,一首人生之歌的主题曲吧!
  
  回忆过往,不禁悲喜交加。在心灵的窗口,放一朵芬芳的玫瑰,置一个美丽的花瓶,每日换一瓶新鲜的泉水;在心灵的窗口,点燃薰衣草的灯油,用心灵的鼻子轻轻的呼吸。靠近,懒洋洋的休憩一小会儿;在心灵的窗口,把头伸出窗外,让阳光洒遍你疲惫的脸庞,让鲜花的清香渗透你百感交集的心绪,让一切美好起来,让一切幸福起来!不仅要等待幸福的来临,还要抓住窗外一切的美丽,让心情放飞,让心情美丽起来。这样,才不错过一生的等待!
  
  甜苦辣和人情冷暖。一季又一季,当岁月的华章翻过它们躯体的疼痛,让人看到的不是怨天尤人,而是紫荆的花开,象征着希望。
  
  开在田野里的郁金香,多姿多彩,美得让人窒息,香味扑鼻,让别处花儿艳羡。不知,它是像征着爱情还是代表着亲情的花语。这春季的美人,用它淡淡的香气,浓烈的热情,昭示着爱与被爱的真谛。好像让我看到那些生活在平凡世界中的人们,过着普普通通、朝九晚五的生活,一天又一天,每个节日里,都在为心爱的家人、亲密的情人送上暖暖的祝福,在月下洒着金黄的午夜,对着电脑,将一分分真情与爱心融合,在文字里倾诉着跌宕起伏的感人故事,眼睛含着泪水,道一声亲爱的珍重自己。
  
  而我,在春天里,将满腔的热情与爱深深的镶嵌在文字的小溪里,它流向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岁月如流水,漫漫淌过我的心田。一切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献给我最爱的初恋,我的小溪,文海里的小溪。静静的,将儿时的幸福,蓝天白云,鸟声合鸣,分享在小溪清澈的怀抱中;悄悄的,将初恋的心情,花前月下,你浓我浓,毫无保留献给此时最爱的情人,我的最好的朋友;默默的,将母亲的爱,小时的呢喃,长大的辛勤抚育,病中的关怀备至,以最真挚最热烈的情感投放在小溪深情的眼眸里。
  
  有爱必有恨,有情必有伤,当我在灵魂深处的悲与痛,化作一片片凋零的花瓣,在那些秋风萧瑟的季节,一叶叶,几片片,重重跌落在水的平面,有一种万般的刺痛,让我难以忍受。文字的真,文字的情,变成了残缺的花瓣,誓要与小溪做一对欢喜冤家,誓要爱着那没有结果的恋情。
  
  当我发现,小溪奔向那宽广的江河,而我,还在原地打转,或者淋了一场大雨,身心倶疲;或者,跟不上小溪的步伐,在水面忍受了寒冷之后,沉入毫无生色的水底,从此,只有我寂寞地在文海里停留。孤独,寂寞,深深地将我包围,无人将我欣赏,哪怕驻足停留一秒;无人将我拾起,哪怕弯一下那高贵的腰;无人将我注视,哪怕是一眼的扫视。
  
  明明将真情赋予文字,却留不下让人注目的痕迹;明明将快乐染色文字,却找不到志同道合的文友;明明将痛与恨,伤与泪滴在文字的胸口,却唤不来别人一丝一毫的怜惜。是我太多情,是我太自恋,是我太……我将心问明月,是否这个世界那样无情,秋雨清冷的颜色,是别人无视我透明的心吗?
  
  当太多太多的困惑纠缠心中,当我决定要放弃的时候,想起一天天成长起来的文字的花朵,它普通而闪着自己微弱的光芒;想起病中万念俱灰时产生的写作的热情,燃烧起心中梦想的火焰;想起春天的风景如此怡人,迎春花一样热烈奔放的小诗、紫荆花般像征着坚强与希望的篇篇感人至深的美文、郁金香般美丽与芳香同在的充满爱的温馨小文;想起一篇篇用真情与爱辛勤构筑的小小闪亮的结晶;想起用痛与泪水凝结的真心话语;想起自己忍受的不被人重视的寂寞;想起其实在网上发表的每篇文章,都有陌生的你或熟悉的他在默默的审核,无论结果如何,都有你们辛勤的付出;想起老师、大哥、姐姐对我的鼓励与支持,对我文章的指导,不厌其烦,不辞劳苦。怎么,这些当时我都没想到呢?
  
  写作的目的,是为了将真情抒发,是为了将兴趣与梦想延伸,是为了更好的进步与提高,是为了广交朋友,是为了看遍文海朵朵美丽的文字之花,愉悦自己的心情,学习他人的长处,更是为了找到一种生存的意志和生活下去的寄托与勇气,一时的寂寞,难道就那样不可容忍?别人的忽略难道就那样令人沮丧?除了自己的付出,是否发现,其实许多人都在背后关注着自己?
  
  秋雨将秋凉送来,就是让我好好自省,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是自己把自己看得太重,是长期的寂寞与空虚,自以为缺乏爱的包围,所以才渴望得到他人的重视与关注,其实,我并不缺乏爱,是我缺少发现爱的眼睛,缺少感受爱的心灵,缺少爱他人的情结。
  
  当我想得通透,便觉得,文字是一条路,一条通往感受爱与被爱的路,一条学着欣赏美景的路,一条学着如何去珍惜现在,爱我所爱的路。
  
  真情,真心,真意;欣赏,被爱,去爱,这便是文字的含义。

当爱已成时过近千

 

当爱已成时过境迁

  
  在白日空灵的音乐里追逐,静静地聆听着,若梦,阡陌弹指一挥间,爱已斑驳了一地的破碎,此时相见却不能相忘,风,吹乱了青丝,轻轻地,嫣然抚摸着一滴滴的记忆
  
  尘世烟雨,千年一瞥的轮回,只为浮动今生的水月镜花,褪了,枯了枝。
  
  韵一杯忘情水,畅饮苦涩的经年之心,嘴角氤氲了凝泪,原以为齿间雀跃的自是那搁浅的绝望,吞噬的,是不再回首既消的芳华,满腔的碎屑,惊鸿一瞥,秋风萧瑟,如若我熟稔的寂寞,再一次袭击了脑前的满腔柔情,便无可厚非的望着这孤独突击的凄凉,临风飞扬的衣角,削弱了单薄的身体,本是万物重生的绝佳日子,可是颤抖的寒意划过后背,颤栗着冰冷的夜雨,无助而又迷茫,碎了泪,湿了襟。
  
  紧拥衣袖,眉头紧锁,簌簌落幕的时间一点一滴的消逝着,搭搭搭。温暖的阳光下,我的心事,肆意揭露,走不出绕不进的残缺是谁的经年?万丈光年,于忍心只能看着而不能梳理分别的痛苦,华丽出境的爱,最终的结局,不过是人心走散灰白的不忍心多看对方一眼,镶嵌了多少无助的痛苦和泪水,没有一份持之以久的爱情,却在这白日里,烟消云散,此景,又一次灼伤了双眼,此去经年,不再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与融合,而今,却已经是暗自垂泪,没有了眼角婉转的温柔散失,早已人去楼空。
  
  时光静静地斟酌着,疯狂而有似火,如今已是徒劳无功,温暖的晴天仍照射不进心里的街角,不敢抬头仰望湛蓝的天空,不敢俯身添嚼人间的离殇。慕然回首,灯火阑珊处,卷帘西风,人,依旧黄花瘦。
  
  寂静的微凉,何须映面,凄楚不离殇,酒肉穿肠,化作离人泪,冰冷指尖,荒无人烟,今夕我又醉酒何处?摇曳生姿的笔端,那个迷茫的女人,成为灯下最浓烈的一抹朱红,她从唐诗宋词里,娓娓走来,静听我为谁唱情歌、对谁诉情话、给谁写天涯。
  
  当爱已经时过境迁,散了去了.......
  
  小酌一杯酒,梦里见,别样寒,城市繁华,哪里是我心的归属?睫毛下的风景迷蒙不清…此刻,唯有殇情依偎在心头,挥之难去,把自己折磨的抑郁寡欢,残酷的现实,把满腔的热情,撕扯的支离破碎。沉默的岁月,如那铺开的水墨般,撩过熏香的朦胧,却锁不住那心底的千愁万绪。
  
  “可惜只剩回忆在半空中盘旋......”远处传来了轻声的呢喃,如佛祖的低吟,于是,虔诚的我,小心翼翼地掩盖了红尘的一角,收回这伤感的情绪......
  
  或许是一个人生活的久了,愈发的喜欢着孤单,不想也不敢去踏足别人的繁华,只有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的仰望天空。聆听到寂寞的歌唱,望不断的春花秋月,寒来暑往…
  
  绡纵即逝可以持续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仍可以刻骨铭心......

等待一束烟花绽放的时间

 

等待一束烟花绽开的时间

 当岁月蹉跎了烟花易冷的季节,谁还可心不微澜,不想念春天里那一朵桃花的美好?谁还能寂然独坐,不怀念曾经相约的那一句誓言——题辞.微尘陌上
  
  初春时节,总是烟花盛开的季节。
  
  走在四口圳向晚的陌上,天空由淡青变成靛青色,清昼慢慢的隐入时间流逝的韵致里,而夜,也将门楣遮上了那道帘子了,是烟青色的。
  
  向西的武夷山隐入了那道帘子,向东的鼓浪屿隐入了那道帘子;向左的野地里,凤凰木隐入了那道帘子,向右的田园里,三角梅隐入了那道帘子,……那些清昼时节里染上的七彩颜色,绽放在枝头的绿肥红瘦,摇曳在乍寒的春暖中的样子,都已是隐入了那道帘子了,是烟青色的……
  
  新年的钟声响起,烟青色的夜深处,这一季的那一束烟花开始绽放在这一季的天空里。
  
  云天里,有噼噼啪啪的响,如深山溪水间,石击中流的声音,也如风过门扉时珠帘卷起的音质,……循着声音看去,烟青色的夜如一潭清池,偶尔被投进了一颗石子,小小的一粒,便惊起了点点银亮的波涟,——第一朵烟花绽开了,随之的是,一串串的烟花,盛开在云天烟青的底色上,如崖壁上布满的露水里的青苔与七色藤萝,反射着天光,赤橙黄绿青蓝紫,忽闪着璀璨陆离的光芒,星星点点,投影在水面,游移在皱缬的波纹中,彷如轻舟荡过,惊起一汪清睡似的梦;亦如西溪之畔,西子的纤纤素手在其中洗涤云裳的轻柔,……
  
  瞬灭的烟花划过的云天里,遗留的余烟,亦如流水与烟青色的石岩相碰,惊起的一晕水雾在夜云间,萦绕弥漫,使这幽深的夜空充满神秘与诱惑。
  
  烟花,瞬间的明灭,销魂,开放成一季不一样的花朵。
  
  也许,每一个季节都会有一朵花是与之相衬的,都会有它最美丽的的那一刻或那一瞬,就算是短暂的,——正如烟花盛开于春节,荼蘼绽放于春尽,昙花一现于夏夜,花悄挂于冬枝,虽不是最美的,亦不是最惊艳的,但总是能生长在那个属于它的季节,绽开得繁丽而灿烂,为一个季节的荣光添上那一抹属于自己的亮色。
  
  这一个节气的夜,在等待烟青的颜色,而我,便等待一个花开的夜。
  
  有时,也会问,这个季节的烟花,也会如旧年似得再开么?
  
  这个季节的夜,凉如水,我走在陌上,影子是烟青色的,飘忽在烟青的夜色里,而我便在这季节的烟青色里,努力寻觅着你的样子,——烟花开放的季节,离你最近的,是我的心!你可知?
  
  我就知道,烟花终是会开放在这个季节的,就像你旧年的样子,棉麻青花衣的背影,如彩绘在元瓷白底上摇曳的青花,也如雕刻在和氏璧上的轻柔银刀,更如描写在洛阳纸上的三都赋的深情文字,……
  
  想起了,曾经的那些季节里的烟花,还有烟花里的你的样子,开放过,绚烂至极。
  
  这个季节,我站在时光的门槛,藏一份寂寞的欢喜于心,一抬头,便遇见了你初时的明媚,像一束烟花燃放在这个初春的节日;而我便不再是那个流离异乡的客子,应是你某日久等的归人!
  
  我想,季节是懂我的,静静的喜欢就好,不必感动,也用不着感激,真挚的情怀,就是普通生活里不灭的烟花,就是夜深人静时仍然怦然绽放的温暖。
  
  有谁知道,烟花的季节,是经过多少流转与曾经,又是经过了多少沉淀与感恩,才能再次与我们相遇,就像你与我的遇见,要在相约的时间,相约的地点,相约的深情,才能遇到相约的那个人,而这样的相约,又得等待多少季节呢?很多时候,有些虔心修得的相约,也仅是一场荼蘼的花事,在烟青色的夜深处,一低头,瞬间,便不再见得。
  
  是呵,当季节燃落了烟花,当岁月凋零了花瓣,谁是谁曾经的谁,谁的脸还是谁曾经临水相顾的容颜。当岁月蹉跎了烟花易冷的季节,谁还可心不微澜,不想念春天里那一朵桃花的美好?谁还能寂然独坐,不怀念曾经相约的那一句誓言?
  
  有些时候,季节里,有太多的来不及,相约未必相会,一生仅此一遇罢。
  
  想起了唐诗中那最动人的一句“唯见江心秋月白”,一个“唯”字,又让人徒添了多少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愁绪?
  
  不记得是在哪本书上,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因为年轻,所以有太多无疾而终的感情理不清头绪,有太多措手不及的责任没有勇气承担,而那些细微的情绪又丝毫经不起等待,它转瞬即逝。谁会知道一个转身就是永别,……一切如过眼云烟,来时如烟花般令人惊喜,去时却不在夜空留下任何痕迹!
  
  抬头看着烟云渐散去,心头多有些惆怅,是呵,那一朵瞬间开放过的花,或许是卑微的,在某一个季节的角落里,悄悄的开落,是寂寞?是欢喜?抑或是无动于衷的情绪?
  

不缺席的光阴

 

不缺席的光阴


  
  1
  
  我时常想,倘若那段光阴,我不缺席,便多好。也罢,不过想想。
  
  2
  
  十月北京的天,时好时坏。空气指数,像是人的心情,起伏不定,在网站实时更新的数表上跳动着。
  
  听说,香山公园的叶开始泛红。我想,有很多人已经开始有赏枫的计划了吧。我却没有赏枫的心情,于是倚靠在窗台的围栏,望着被雾气笼罩的校园,朦胧,不真实。而此时远处一瘦小的老妇紧紧牵着孩子的小手。老人佝偻着身子,孩子紧紧的挨着老人的一侧,俩人步履蹒跚地前行,清晰,且真实。
  
  由于清早,还少有人烟,校园显得格外清净。
  
  刹那的恍惚间,眼前的老人和孩子便消失在雾气缭绕的校园里,仅留下三两声咳嗽:来,奶奶给你买好吃的。
  
  敏感的词眼瞬间刺激着我的泪腺神经,却欲哭无泪。
  
  3
  
  走在乡间里,我心情无以言表。当看到一个陈旧的,废弃的小屋前聚集的人群,我知道,我到了。
  
  上前去,看见门口立着的花圈,上面清晰的字迹,最显眼的是奶奶的名字。或许奶奶这一生,也从没正式地写过自己的名字,因为她并不识字。走进屋内,奶奶静静地躺在木板床上,没有声息。一张小桌上,两只白蜡烛燃烧着,给了这个小屋一点光亮。两只蜡烛中间摆放着一张奶奶的遗照,灰白背景的相片中,她和蔼而慈祥。
  
  4
  
  “嘟嘟嘟”快上晚自习的时候,我拿起手机拨通了爸爸的号码。
  
  “喂,爸,你去哪了?”我的语气中带有一点焦虑。
  
  “奶奶,她走了,我们在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你知道的。”父亲的在电话中的语气里,没有任何情感彩。
  
  “哦,哦。。。”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说出这个“哦”字,只是我知道有一个人还没和我说再见就永远地离开我了,那个会在我小时候被别的孩子欺负的时候,会挡在我前头的人离开了。那个在我被老师无理地关在小柜子里的时候,会去找老师理论的人消失了,永远地,消失在我渺小的世界里。
  
  5
  
  “你别骗我,你一定要考到北京去,奶奶我很累了,不想活了;不是为了看你考大学,我早该走了。”奶奶拽着我的手,奶奶的手,微凉;神情恍惚,眼神呆滞望着我,说道。
  
  “一定考到,一定。”我不以为意的回答道。我却不知道此时面前的老人站在生命线的边缘上最后一次对于人生的期许。显然,我的答案显得敷衍。只见奶奶轻轻点头,并无表情。
  
  6
  
  我不想在这了,我想出去透透气,这样的环境,太压抑了,我近乎咆哮。
  
  奶奶无力地哀求,终止了。眼里掺着浑浊,湿润的,深不见底。
  
  那晚,天小有阴雨。
  
  我所谓的透透气,不过是在网吧里电脑前,沉沦着虚拟里的游戏罢了。
  
  刚过十二点差不多一刻的时候,莫名的,心情低落。再也无法抑制憋在心里的情绪。眼睛酸疼,关机,望着黑屏里少年的面庞,略显消瘦。
  
  奶奶,我回来了,我有些哽咽。
  
  回来了就好,奶奶像是犯错的孩子。最近,你是累了点,奶奶心里明白的。
  
  7
  
  像往常一样,每周日的下午,去看奶奶。
  
  公交车上,人多拥挤,车开得并不稳,偶尔碰着身旁的陌生人,却发现一双眼睛,诡异地聚焦在我的身上,一老叟坐在座位上,怪异地打量着我。
  
  他像是胸有成竹似得,拍拍我身旁的妇人,指了指了我说,这是你朋友吗。
  
  并不是,妇人好奇地看着他。
  
  那你检查一下你随身的钱包手机,还在不在。那老叟似乎更自信了,念念有词道,我原来可是武警大队的,什么事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话音刚落间,没有,都在哈,妇人答道。
  
  神经病了是不是?几乎从不粗口的我,愤怒了。
  
  平生,最讨厌的,便是莫须有的标签。
  
  话也不是这么说,现在什么世道,小伙子,你还年轻。妇人像是兴灾惹祸。
  
  那老叟连连道歉。
  
  我并不愿过多回应,到了站台,便下了车向奶奶的家走去。
  
  奶奶像是看到我的郁闷,怎么了呢?
  
  我便像倒苦水似得,全都告诉了奶奶。
  
  奶奶先是叹气,又像是若有所思。
  
  孩子,以后你出去了,比这更委屈的事还多的是哟,要学会凡事忍。有些东西,往心里咽了,也就那样了。以后,你经历多了,自然就会懂了。
  
  嗯嗯,我点点头,便不再多说。
  
  8
  
  南方的冬天,也开始变凉,街道上随处可见凋零的落叶。通往奶奶家的泥泞小路变得更加坑洼,尤其在雨后。一如往常的周日下午,到奶奶家的时候已经一点过半。奶奶坐在藤椅上,目光呆滞地没有焦点。
  
  奶奶,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哈,你来了。奶奶顷刻间回过神,转头。由于无法行动,只能轻轻地挪动一下身子,便可听到清晰的藤椅支架间的咯吱一声响。
  
  姑姑呢?我其实明知故问,不过随意想找个话题。
  
  她还能去哪,还不是去打麻将了嘛,奶奶淡淡地回答道。
  
  最近学习怎么样了?奶奶迅速转移了话题。
  
  就那样吧,我面无表情。
  
  记得原来最爱看你作业本上的红勾勾,想想很久都没看到了,奶奶一脸憧憬的样子。
  
  奶奶不识字,便认为好学生的标准就是,在作业本上老师给的红勾勾越多,便越好。
  
  现在当然更多了哈,我便应和道。
  
  真的?奶奶像孩子般天真地望着我。
  
  当然!我希望奶奶能开心便无所谓一个小谎。
  
  熟不知,其实高中之后,作业本上最多也就会出现老师的“已阅”二字。
  
  临近傍晚,和奶奶打完招呼便起身准备回家。奶奶却叫住了我,艰难地用左手从衣袋里掏出了一张红色纸币递给了我,便嘱咐道,省点用哈。
  
  莫名的,鼻子一酸,点点头,我便离开了。
  
  9
  
  那天晌午,我拨通了电话。
  
  喂,姑姑,和奶奶说,这周我不过去了。
  
  怎么了?
  
  鼻炎又犯了,和爸妈去医院看看。
  
  天边那团鹅蛋黄刚落下,电话响起。
  
  去医院检查的怎么样了?
  
  没事,老毛病了。
  
  电话那头,姑姑向无法行动的奶奶传达着我的话,隐约能听见奶奶如释负重的一声,哦。
  
  那先这样吧,你好好休息,姑姑说道。
  
  嗯。
  
  嘟,嘟,嘟。
  
  我迟迟没有放下电话。
  
  10
  
  病房里,奶奶仍然在昏迷着。
  
  病房外,听见医生语重心长地对爸爸说明奶奶情况。
  
  老太太由于脑梗中风才会昏迷的,现在情况还算稳定不过醒来可能会半边偏瘫,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如梦初醒,不知所措。
  
  想到那个曾经在我每次离开时,奶奶都会送我到石阶上然后倚靠在粗糙的石墙上目送我,直到我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的画面。
  
  而此时,躺在病榻上的她再也无法动弹
  
  我,却无能为力。
  
  11
  
  睁开眼,像做了一场梦。
  
  望着黑漆漆没有光亮的吊灯。
  
  恍悟,那并不是梦。
  
  的确,你离开我很久了吧。

«34567891011121314151617»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 2.2 Prism Build 140101

故事:故事大全爱情感人励志 网站地图 站点地图 TAGS返回顶部